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老黨員常維華初心不改、本色不變“你不帶頭苦哪能行”

發布日期:2019-10-08 14:46
16

“年輕的時候咱治沙打壩苦戰沙場,年老了沒辦法做貢獻了,就更不能拿榮譽當資本給組織添任何麻煩了!”8月8日,在靖邊縣人大常委會慶祝地方人大設立常委會40周年座談會上,82歲的老代表常維華這樣說道。

這位曾受毛主席接見,應周總理宴請,當過全國人大代表的老人,幾十年來依然不改共產黨員的初心和本色。

北京榮光

他是一位農民。

49年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21周年,靖邊縣楊橋畔大隊因引水拉沙成績顯著,成為全國“農業學大寨”的第八面紅旗,擔任大隊革委會主任的常維華應邀去北京參加了北方農業學大寨會。

在天安門,他受到了毛主席的親切接見。那一刻,成了他一生的榮光。

隨后,周恩來總理下請帖邀請常維華赴國宴。飯是什么味道他不記得了,但總理的音容笑貌深深地刻在了他心里。

1972年,在常維華的帶領下,楊橋畔大隊因引水拉沙造田受到周恩來總理的表揚,被譽為“塞上江南,沙漠綠洲。”

1975年,常維華被選舉為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并成為主席團成員,擔任陜西代表團副團長。

對于常維華老人來說,受毛主席接見、應周總理宴請、當全國人大代表是一生中最珍貴的記憶。

沙海鑄魂

陜北的初秋,姹紫嫣紅。見到常維華,他正拄著拐杖和老伴黃正蘭在菜園里摘菜。

一個紅色的小本,一張張泛黃的老照片,一些珍貴的文字為我們揭開了這位老人一段不為人知的英雄事跡。

1966年,29歲的常維華被推選為楊橋畔大隊革委會主任。

楊橋畔大隊位于長城腳下毛烏素沙漠的南緣,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這里到處是滾滾黃沙,與沙海爭綠成了人們解決生存的唯一辦法。

擺在眼前的問題就是沒有口糧田,全隊人吃不飽肚子。

1968年前,水腦溝除了零星的沙蒿再就是滿目的黃沙和深溝。常維華帶著60多個社員,白天引水打壩,餓了嚼幾口干糧,渴了喝生水。晚上就住在崖面上一米深的小土窯內,一干幾十天不回家。整整兩年的時間,他們硬是在荒蠻之地通過引水拉沙、淤泥造田的辦法開辟出1000多畝水地,讓26戶人家在這里安家落戶并成立了水腦溝村小組。

常維華一邊回憶,一邊摸著自己近乎不能行動的雙腿。那是1969年的正月天,壩里的水還沒來得及徹底解凍,壩口就突然裂開。常維華挽起褲腿第一個跳進壩里,他和社員在刺骨的水里站成一排當樁子堵缺口,冰塊不時地撞擊雙腿,鮮血染紅了水面。他們忘記了疼痛,用最快的速度用沙袋堵在雙腿前,良田保住了,而雙腿從此落下了病根。

老伴黃正蘭說,常維華身上的傷都是那個時候留下的。回想起這些治沙打壩的經歷,常維華老人沒有半句怨言:“那個時候大家都苦,你不帶頭苦哪能行,工作就沒辦法搞。”

就這樣,常維華手攥風沙,腳踩大漠,日日夜夜帶領大家抓沙頂、旋沙畔、劈沙腰,硬生生地將不毛之地改造成綠樹成蔭、渠道縱橫、旱澇保收的良田沃土。

1966年以后,楊橋畔大隊成了沙川糧食“超《綱要》、跨黃河”的典型,糧食產量從1964年的平均畝產100多斤增到1966年以來平均畝產530多斤。1970年3月14日,《榆林報》頭版頭條位置以《塞上升出大寨花》為題報道了楊橋畔大隊在毛烏素沙漠里創造了綠色奇跡。7月10日《人民日報》二版頭條,以《延安精神威力大 沙窩變成米糧倉》為題發表新聞報道。同年9月15日《人民日報》二版又以《發揚延安精神荒漠沙丘變綠洲》的通訊,對楊橋畔大隊學大寨改天換地的先進事跡進行再次報道。

一時間,楊橋畔大隊被定為全國“農業學大寨”的第八名典型單位,成為中國人治沙樣板,治沙經驗在北京農展館介紹推廣,還被拍成電影名揚中外,受到有些國家的重視。在“廣交會”上,不少國家提出讓楊橋畔大隊的人到他們國家指導引水拉沙。

1973年,榆林全區推廣楊橋畔大隊的治沙經驗,治沙面積達到25萬畝。

為公在心

常維華有七個孩子,但是沒有一個沾過父親的光。

常維華是大隊革委會主任,他把當兵的名額,把國有企業招工的名額,把電影院放映員的名額等統統讓給別人家的子女。最讓他兒子常玉江想不通的是父親竟然連大隊的拖拉機司機都不讓他當。

“我是共產黨員,別人的孩子能沾光,我的孩子就不能沾光,共產黨是讓咱為群眾謀幸福的,不是用來謀私的,我把機會給了自己就是對不起共產黨。”常維華說這話時,眼里噙著淚水,這是對孩子們的愧疚,更是對黨的一片赤誠。

今年86歲的王志誠老人這樣評價常維華:“這個人一輩子耿直,原則性強,做事坦蕩,不沾公家的光。”

大集體時,常維華的妻子黃正蘭為了掙工分養活七個孩子,中午時間都不敢浪費。早上起身她把米泡在暖壺里,中午回來米泡爛了直接當稀飯喝。孩子們餓的嗷嗷叫,她讓丈夫給家里吃點救濟,常維華正色道:“全村人都能吃救濟,唯有我常維華不能吃,餓死也不能吃,吃了別人就會戳我的脊梁骨!”

常維華的心很大,心里裝的全是黨和別人;他的心又很小,幾乎裝不下自己和親人。

大集體分糧時,他總要把谷場上的糧食來回攪上四五遍才分給大家,就怕顆粒不勻稱。

常維華還有一個名字叫“常冒”,當年在一起工作的李應秀這樣評價他:“性格實在冒,說話直,但是心里公道,愛說真話,說實話,不怕得罪人。”

初心依舊

1980年,常維華從工作崗位退下來后,繼續在水腦溝指導村民引水拉沙,植樹造林。如今這里已經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小村莊。在治沙之余,他甘愿在苗圃里當一個無名的攬工漢,幾十年來從不邀功請賞,幾乎沒有人知道他曾經的輝煌。

在村里,老人威信極高,只要鄰里或者項目推進時有什么矛盾糾紛,他從不怕麻煩,主動發揮余熱當起了矛盾糾紛調解員,為村里的發展排除障礙,創造和諧穩定的發展環境。

2008年,老人體檢時查出患胃癌晚期,胃被切掉了三分之二。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老人豁達地說,吃五谷雜糧哪能不生病,這算什么?他還再三叮囑自己的兒女們不要聲張,不要給組織和別人增加負擔。

2014年,靖邊縣人大常委會負責人來常維華家走訪。當看到老人住的房子墻皮掉得七零八落,用三合板和舊報紙勉強訂著,屋頂也在漏雨時,這位負責人不禁內心酸楚,他當即要給老人申請修建新房子,但是被常維華婉言拒絕了。“我們是半截入土的人了,房子還能湊合的住。”

2015年,縣人大又讓老人寫報告,常維華又一次拒絕了。

2016年,縣領導和當地的鎮政府說什么也要給老人修一處安居的房子,老人拗不過。當年“國慶”期間,老人才搬進了政府修建的新居里。

老人住的新屋非常簡樸,除了必備的沙發茶幾再無其他擺設。

常維華感激地說:“能住在這樣的新房里已是知足,這是暖心之居,也是幸福之居,我是真正的有福人,千萬不能再給黨添任何麻煩了。”

本報通訊員樊悅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謝麗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快乐赛车计划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