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首頁 >生態環保 >正文

外賣垃圾減量:一場需多方合作的持久戰

發布日期:2019-09-12 10:34
0

近日,《人民日報》海外版發布題為《我們吃出了多少外賣垃圾?》的文章指出,我國外賣用戶已超過3億,催生了大量外賣垃圾,正威脅著我們的生存環境,引發多方關注。截至9月9日,人民網輿情數據中心統計,已有相關新聞900條、APP文章209篇、微信公眾號文章371篇。

輿情要點

報道指出,圍繞外賣展開的這條產業鏈讓許多人受益,包括前所未有的便利、規模龐大的就業、更加豐厚的利潤,但與此同時,也催生了超出想象的外賣垃圾——餐盒、餐具、紙巾、塑料膜、外包裝袋……

根據艾媒咨詢的報告,截至2018年,全國的外賣用戶已增長到3.58億,整個外賣市場已突破2400億元。此前,幾大外賣平臺數據顯示外賣平均客單價已超出40元,若以此粗略估計,2018年全國每天送出外賣超千萬份,則每日送達消費者手中的餐盒等包裝數量也是千萬級別。

有北京環保行業的工作者透露,根據他所在公司的實地統計,每份外賣中至少有3個一次性塑料餐盒。他們公司曾經跟北京一座寫字樓下的拾荒者合作,把每天從物業收過來的垃圾進行分揀,結果發現,寫字樓產生的生活垃圾中,外賣垃圾的重量比例至少占40%,有的甚至達到50%,體積占比能達到60%—70%。

與此同時,業內專家指出,目前產生的大量外賣垃圾問題,尤其是餐盒,尚沒有很好的替代和解決方案,但是產業鏈上各方還有努力的空間。一方面,平臺可以進行更嚴格的環保控制,包括為用戶提供對商家在環保方面表現的反饋途徑,如是否按需不送餐具等,還可以將對商家的環保考評作為一項排名指標,引導商家和消費者選擇更環保的用餐方式;另一方面,商家要更嚴格地自我約束,包括為顧客提供更安全的食物包裝等。

此外,該文還提到,對于大量的外賣垃圾如何進一步回收利用,市場上已經陸續出現一些專門的機構和企業。過去,在回收過程中,外賣餐盒中的餐余、水分、油脂等容易污染其他可回收物,從而使其失去再生利用的價值,或帶來過高的處理成本。不過,自從上海在全國首先實行垃圾分類,外賣垃圾的回收與再利用也被認為燃起了“新的希望”。

報道一經發布,便引起熱議。“外賣垃圾如何減量”成為討論焦點。《檢察日報》《北京青年報》等媒體陸續加入討論,輿情熱度一度攀升至峰值。

媒體觀點選摘

《檢察日報》:外賣垃圾減量須靠嚴格的分類制度

外賣垃圾減量的好處無需贅言,但如果沒有得力措施,僅憑各自良好的意愿,恐怕很難美夢成真。比如對消費者來說,不少平臺推出了自動勾選是否需要餐具的選項,但在“方便”與“習慣”的唆使之下,更多人還是對全套包裝來者不拒。這就像商場超市里的塑料袋,“限塑令”這么多年過去,扭轉塑料袋泛濫的狀況了嗎?至于商家門店,自然是要投消費者所好,更何況,外賣包裝都是提前配備好的。比如在午餐時段,一兩個小時要趕出數百份的外賣,商家會有時間和動力去區分哪些需要餐具、哪些不要餐具的復雜選項嗎?

外賣垃圾漫天飛,已經成為迫在眉睫的城市病之一。當然,這不能不提垃圾分類的及時性與必要性,以嚴格的分類制度解決外賣垃圾的產生與處置,這或許比苦口婆心的泛泛而談更為關鍵。

《北京青年報》:破解外賣垃圾圍城需多方合力

外賣平臺的發展,直接方便了廣大上班族、宅男、宅女解決三餐問題。但與此同時,外賣跟快遞一樣,制造了大量的垃圾,已經嚴重影響了我們的生活和生態環境,與科技讓生活更美好的宗旨不符。統計數據顯示,美團、餓了么、百度三大外賣平臺15天訂單量所產生的塑料垃圾就能覆蓋整個西湖,全國每天產生的外賣垃圾規模就達到350噸之重。

外賣垃圾圍城,歸根結底,不只是一個環境問題,還是經濟問題、技術問題、理念和思維問題。這決定了治理外賣垃圾圍城,需要政府、外賣平臺、市民等各方共同合作發力,不能指望和依賴一方能解決好外賣垃圾圍城問題。

中宏網:治理外賣垃圾還需更深的思考

事實上,外賣餐盒、餐具、包裝導致的環保問題早已引起重視。早在2017年,國家郵政局等10部門就印發了《關于協同推進快遞業綠色包裝工作的指導意見》,其中對外賣包裝有了明確限制,要求電商平臺、外賣平臺和物流企業提供綠色消費的選擇。此后,針對筷子、勺子等一次性餐具,不少平臺推出了“無需餐具”選項。類似這種垃圾減量的舉措,對于減少外賣垃圾數量來說,初衷是好的。但實際操作中,外賣平臺設置的“無需餐具”選項成為了一個噱頭,實際成效并不大。

外賣垃圾的問題,早已超越行業成為一個社會問題。這也倒逼著我們在垃圾處理問題上做出更多的反思。而要真正解決好外賣垃圾的問題,需要我們從頂層設計到政策施行方面更深層的探索。

網民觀點選摘

@一點甜心:如今外賣業發達,每天產生大量的外賣垃圾,要做到外賣垃圾減量,著實不易。

@流星雨的故事:商家可以考慮提供環保餐具,盡可能地減少污染。

@低頭呢喃:不要只圖生活便利,外賣垃圾圍城的問題真的要重視,環境是大家的。

@遙遠的銀河:垃圾分類早日推廣起來,幫助大家養成良好的習慣,共同保護環境。

@一層一層剝開洋蔥:有關部門也需加強引導和監管,確保好的政策能夠真正落實到位。

輿情觀察

“外賣垃圾圍城”的話題不是第一次出現在媒體的報道中。近年來,隨著外賣行業的快速發展,有關外賣垃圾的討論經常成為輿論場的焦點。比如,2018年,一篇題為《外賣,正在毀滅我們的下一代》的文章直指外賣業是塑料垃圾污染的罪魁禍首,就曾在社交平臺引起廣泛討論。

關于如何對外賣垃圾減量,從業內人士的回應中可以看到,主要集中在平臺、商家和消費者幾個方面的討論。有聲音指出,外賣垃圾圍城的危害大家早已知道,要改變當下這種局面,僅有美好的愿望,或者僅停留在呼吁層面,沒有切實可行的措施,最終只會是紙上談兵,不能產生實際的作用。

與此同時,媒體討論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了在一些城市進行得如火如荼的垃圾分類。當下,在上海、深圳等城市已經迎來了垃圾分類強制時代,從輿論反饋來看,的確對外賣垃圾減量有很大的促進作用。比如在上海,新規實施第一周,餓了么平臺上選擇“無需餐具”的訂單比2018年同期增長204%,比6月第一周增長188%;在美團平臺上選擇“無需餐具”的訂單同比增長400%。兩家外賣平臺均表示,平臺聯合商家對訂餐流程進行了調整,只有在消費者明確索取時才提供一次性餐具。從目前實施情況看,越來越多消費者不再選擇一次性餐具,說明大家還是支持源頭減量。由此觀之,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垃圾分類越來越普及,大量的外賣垃圾也會在這一過程中實現回收循環再利用,一定程度上能夠緩解“外賣垃圾圍城”的困局。

當然,要讓外賣垃圾減量真正全面推廣實現,不管是頂層設計還是有關部門的監管,都需要持續作出努力。比如,有專家指出,解決公共區域的餐飲垃圾污染問題,最關鍵的一步是有關部門要對這些垃圾產生的餐飲企業進行源頭法治監管,切實從餐飲包裝源頭上進行轉變。“除了引導企業不需要做一些無謂的包裝以外,就是明確責任。誰污染誰處理,引導企業采用再生性材料做的包裝品”。

從各方的觀點看,外賣垃圾減量,不代表要放棄便利的生活,也沒法一蹴而就,不是從單一的環節突破,而是要從源頭產生減量、到中端垃圾分類處置、再到末端環保治理,形成一個完整的“閉環”。而這需要各方都明確自身的責任,作出應有的努力,共同營造一個良好的生存環境。

(作者:人民網輿情數據中心輿情分析師 楊藍)

本文來源:人民網編輯:梁亞玲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快乐赛车计划下载